瑜伽师地论念诵网

瑜伽师地论念诵网热门文章

瑜伽师地论观

编辑:元绿 · 时间:2020-02-19

《瑜伽师地论》五停心观(1)

一、不净观(1)

《瑜伽师地论》卷第二十六

净行所缘

云何名为净行所缘?

瑜伽师地论观

《瑜伽论记》卷第六(之下):「自下第二净行所缘事中,初问次解后结,解中先列五门则是五度观门,后次第释。此卷自来但解前二。」

「云何名为净行所缘」呢?这「净行所缘」是什么意思呢?

谓不净、慈愍、缘性缘起、界差别,阿那波那念等、所缘差别。

「谓不净、慈愍、缘性缘起,界差别,阿那波那念等」这就叫作「净行所缘」,一般名为「五停心观」。「净行所缘」这一共是五种有如是等的差别。

一、不净所缘(不净观)

云何不净所缘?

《瑜伽论记》卷第六(之下):「初解不净中有三,初泛举六不净所缘,二将六不净所缘除五种贪,三简今所明。」

怎么叫作「不净所缘」?就是「不净观」。

谓略说有六种不净。

瑜伽师地论观

一、朽秽不净,二、苦恼不净,三、下劣不净,四、观待不净,五、烦恼不净,六、速坏不净。

六种「不净观」。

一、朽秽不净

云何名为朽秽不净?

《瑜伽论记》卷第六(之下):「前中先列后释。朽秽不净有二:一者依内即观自身三十六种不净之物,二者依外则观他身十六种不净之事。」

怎么叫作「朽秽不净」呢?「朽」就是坏了,身体是必朽之物,不管怎么样子保护他,将来一定是要坏的,必定「朽秽」,而且是个「秽」不清净,「朽秽不净」。怎么叫作「朽秽不净」呢?

谓此不净,略依二种。

一者依内,二者依外。

由二种来说这个「朽秽不净」。

朽秽不净有内、外的不同。

云何依内朽秽不净?

谓内身中,发、毛、爪、齿、尘、垢、皮、肉、骸、骨、筋、脉、心、胆、肝、肺、大肠、小肠、生藏、熟藏、肚、胃、脾、肾、脓、血、热、痰、肪、膏、饥、髓、脑、膜、洟、唾、泪、汗、屎、尿。如是等类,名为依内朽秽不净。

这个「内」里的「朽秽不净」怎么讲呢?

「谓内身中」,这个「内」就是自己。自己这个身体里边有发、有发毛、有爪、有齿、有尘垢、有皮、有肉、有骸、骨、筋、脉、心、胆、肝、肺、大肠、小肠、生藏、熟藏、肚、胃、脾、肾、脓、血、热、痰、肪、膏、饥、髓、脑、膜、洟、唾、泪、汗、屎、尿,我们的身体里边就有这么多东西。这是「列」出来。

就是前面列出来,这就是内里边的朽秽不净。也就是生存的时候,还没有死的时候,有这么多的不清净,都是臭秽的。

瑜伽师地论观

《中阿含经》卷第二十˙中阿含长寿王品念身经第十:「复次,比丘修习念身,比丘者此身随住,随其好恶,从头至足,观见种种不净充满,谓此身中有发、毛、爪、齿、麁细薄肤、皮、肉、筋、骨、心、肾、肝、肺、大肠、小肠、脾、胃、抟粪、脑及脑根、泪、汗、涕、唾、脓、血、肪、髓、涎、胆、小便。犹以器盛若干种子,有目之士,悉见分明,谓稻、粟种、大麦、小麦、大小麻豆、菘菁芥子。如是比丘此身随住,随其好恶,从头至足,观见种种不净充满,谓此身中有发、毛、爪、齿、麁细薄肤、皮、肉、筋、骨、心、肾、肝、肺、大肠、小肠、脾、胃、抟粪、脑及脑根、泪、汗、涕、唾、脓、血肪、髓、涎、胆、小便。如是比丘随其身行,便知上如真。彼若如是在远离独住,心无放逸,修行精勤,断心诸患而得定心,得定心已,则知上如真。是谓比丘修习念身。」

《大智度论》卷第十九:自相不净者,是身九孔常流不净,眼流眵、泪,耳出结聍,鼻中涕流,口出涎吐,厕道、水道常出屎、尿,及诸毛孔汗流不净。如说:「种种不净物,充满于身内;常流出不止,如漏囊盛物。」是名自相不净。

云何依外朽秽不净?

谓或青瘀、或复脓烂、或复变坏、或复四胀、或复食噉、或复变赤、或复散坏、或骨、或锁、或复骨锁。或屎所作、或尿所作、或唾所作、或洟所作、或血所涂、或脓所涂、或便秽处。如是等类,名为依外朽秽不净。

「谓或青瘀」这是死亡了的时候,身体变了颜色,变成「青瘀」颜色。「或复脓烂」,里边流出脓,烂坏了流出脓血来了。「或复变坏」,这个身体初死的时候还是那样子,渐渐就「变坏」了,这个身体都坏了。「或复四胀」像一个袋子,这个风吹起来、鼓起来了,四胀。「或复食噉」,或是这个狗去咬了,这个鸟兽、或者老虎、或者狼来吃了。「或复变赤」,「变赤」就是变成骨头了,只是骨头在那里叫「赤」。「或复散坏」或复这个骨头,就是这个头是一部分、手臂是一部分、身体一部分、大腿一部分、脚是一部分,就是整个身体分开了、散坏了。「或骨、或锁、或复骨锁」,这个时候久了,就是那个血肉都没有了,就剩了骨头了。这个「或锁」就是一部分骨头有几节骨头连在一起,几节;一节、二节、三节骨头连在一起,这叫作「锁」。「或复骨锁」就是全部的没有分散,这个头骨、胫骨、肩骨、胁骨、手骨、大腿骨、脊骨,这全部的骨头都连在一起叫「骨锁」,是这样子。

「或屎所作、或尿所作、或唾所作,或洟所作、或血所涂、或脓所涂、或便秽处」。就是这都不净,有这些事情。

这叫「依外朽秽不净」。

如是依内朽秽不净、及依外朽秽不净,总说为一朽秽不净。

内不净、外不净。内不净,实在就是生存的时候;外不净,就是死亡的时候。有这个差别,生死的差别。「总说」名为「朽秽不净」,这叫朽秽不净。

《大般若波罗蜜多经》卷第五十三˙〈初分辩大乘品第十五之三〉:「复次,善现!若菩萨摩诃萨修行般若波罗蜜多时,以无所得而为方便,审观自身,如实念知从足至顶种种不净充满其中,外为薄皮之所缠裹,所谓唯有发毛爪齿、皮革血肉、筋脉骨髓、心肝肺肾、脾胆胞胃、大肠小肠、屎尿洟唾、涎泪垢汗、痰脓肪[月+册]、脑膜[月+蚩]聍,如是不净充满身中。如有农夫或诸长者,仓中盛满种种杂谷,所谓稻、麻、粟、豆、麦等,有明目者开仓覩之,即如实知其中唯有稻、麻、粟等种种杂谷。诸菩萨摩诃萨修行般若波罗蜜多时,以无所得而为方便,审观自身,如实念知从足至顶,唯有种种不净臭物充满其中亦复如是,谁有智者宝玩此身?唯诸愚夫迷谬耽着!善现!是为菩萨摩诃萨修行般若波罗蜜多时,以无所得而为方便,于内身住循身观,炽然精进具念正知,为欲调伏世贪忧故。」

《坐禅三昧经》卷上:「是身属老死,众病之所归。薄皮覆不净,愚惑为所欺。」「是身属老死」:我们这个身体是不能自主的,不管现在怎么样健康,它总是要老、要死的,一定要老、一定要死;不可能是永久不老、永久不死,不可能!

「众病之所归」,还有很多的病痛都是储藏在身体里的。

「薄皮覆不净」,身体本来是很臭秽的、里边都是不净。身体里边的心、肝、脾、肺、肾,流的血是很臭秽的。但是有一层薄皮把不净包起来,外表看上去就好像清净似的,总感觉到很美。

「薄皮覆不净」,薄皮所包裹的里面,统统都是臭秽的、都是不净。如果把这个薄皮剥下去的时候,那就是本来面目就现出来了,就是不清净的了。说是这个人看上去很美、那个人不美,若把这个薄皮拿掉了,还有分别吗?

「愚惑为所欺」,这个身体实在是个欺诳性的东西,不是清净的,也不是个美的;但是愚惑凡夫,就被这个臭皮囊、这一层皮欺骗了。

这是观察身体、修不净观的一个数据,可以念这个偈。常常这么念,欲心逐渐、逐渐就没有了。我们内心没有定的人,就是念这个偈,念这几句话,加上一点思惟,我们也能调伏内心欲的烦恼;但是有多少定力的人,若念这个偈去思惟,力量更大,能把欲破除去,和我们散乱的分别心不一样。所以得到了未至定(未到定,未至定,至和到意思是一样),得到了这个定以后,要修不净观;修不净观,把内心的欲破除去了,就得初禅了,得色界定的初禅。

《大智度论》卷第十九:自性不净者,从足至顶,四边薄皮,其中所有不净充满;饰以衣服,澡浴花香,食以上馔,众味肴膳,经宿之间,皆为不净。假令衣以天衣,食以天食,以身性故亦为不净,何况人衣食?如说:「地、水、火、风质,能变除不净,倾海洗此身,不能令香洁!」是名自性不净。

二、苦恼不净

云何名为苦恼不净?

谓顺苦受触,为缘所生,若身若心不平等受,受所摄。如是名为苦恼不净。

《瑜伽论记》卷第六(之下):「苦恼不净即欲界苦受。言受所摄者:谓同时诸身业语业等。」

怎么叫作「苦恼不净」呢?「谓顺苦受触」,有些苦恼的境界冲击,接触这个苦受的时候。「为缘」,这苦恼的境界冲击,以此为缘就生出来的觉受,就有感觉。这感觉有两种;一个是「身」、一个是「心」;这个身就是前五识,眼识、耳识、鼻识、舌识、身识;这个心就是第六意识。苦受叫作「不平等受」,心里面不平:我怎么这么苦呢?「受所摄」,这所摄的其它的事情,因为心里面感觉到苦,可能会发出来瞋心,或者是还要忍受一点、又有一个忍耐的意思可能会出来,或者是有其它的贪也随着来了。这就叫作「苦恼不净」。

三、下劣不净

云何名为下劣不净?

谓最下劣事、最下劣界,所谓欲界。除此更无极下极劣最极鄙秽余界可得。如是名为下劣不净。

《瑜伽论记》卷第六(之下):「下劣不净则欲界十八界法。」

「云何名为下劣不净?」怎么叫作下劣不净呢?

「谓最下劣事、最下劣界,所谓欲界」,最下劣的事情,和最下劣的世界。「下劣事、下劣界」指「欲界」。从地狱到欲界诸天都有欲的问题,「欲界」里边是这样子。

「除此更无极下极劣最极鄙秽余界可得」,色界天、无色界天没有欲的问题,他们内心里面有禅,有三昧乐,不攀缘欲的这些事情。所以欲界有是最「极下」,鄙劣的极鄙秽的事情,在「余界」是没有这些事情。


瑜伽师地论念诵网:http://www.yujiashidlzs.com

文章推荐:

瑜伽师地论第九十二卷

瑜伽师地论第七卷

瑜伽师地论第一卷原文

瑜伽师地论第一卷

瑜伽师地论种性品